长篇电视连续剧《喋血斜阳岛》(18一2)

长篇电视连续剧《喋血斜阳岛》(18一2)


片头:一片汪洋大海,由远而近,斜阳岛。

海浪扑打着岸边的礁石,汹涌澎湃。

镜头拉近,现出一海边溶洞,洞口犬牙交错,有血液从洞口的崖石上滴落下来,鲜血越来越多,滴到下面的礁石上,渗透到海水中,渐渐地染红了一大片海水,血色的海水掀起巨浪,扑打着礁石……音乐起,浪花中推出片名:从左至右手书体红色——喋血斜阳岛。

片中精彩花絮,花絮中推出演职人员名单。

第十八集(下)

日,斜阳岛上。由于弹药的缺乏,一些来不及撤到羊咩洞的农军战士,有的把枪砸烂,抱着敌人跳了崖;有的找了一点可以充饥的东西,就近躲进了山洞。

日,北海,陈章甫办公室。张文韬、王敬贤正在受训。

陈章甫:你们这班没用的家伙,一个屁眼大的岛,打了几年都没有拿下,把老子的脸都给丢尽了!这不是我说的,是陈司令长官说的。你们这回要再拿不下就统统提头来见我!

张文韬:陈长官,不是卑职无能啊,的确是那些贼匪农军真他妈太狡猾了,你一炸,他就躲起来;你一登岛他就出来打你,真拿他们不好办哪!

陈章甫:你还跟老子狡辩!老子现在就毙了你!

陈章甫一边说还一边真的拔枪,王敬贤见状,赶紧上前按住他的手。

王敬贤:陈长官息怒,陈长官息怒!是卑职无能,卑职无能!

敌人虽见岛上已经没有多少动静,但恐怕有诈,仍不敢贸然进岛。

日,斜阳岛附近海域,张文韬等人在舰艇上。张文韬摆出一副深谋远虑的样子,他拿着望远镜在细看,斜阳岛上基本看不见人影。

王敬贤:张团座,岛上情况怎样?

张文韬:这班贼匪农蛮子,跟老子玩阴的,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呢!你现在叫所有的人员都往回撤。

王敬贤:往回撤?是撤涠洲岛还是撤北海?

张文韬:你他妈是真不懂,还是假不懂?这明摆着是贼匪设下的圈套嘛!只要我们的人上去,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,他们就把你一个一个地解决掉!

王敬贤:那是那是!

张文韬:是个屁!先把人撤回来,然后传我的命令,舰炮往岛上猛攻,我要把他们一个个都炸成八块!

王敬贤(对岛上喊):撤!先跟我都撤回来!

那些正好不敢向前的士兵一听往回撤,一个个往回跑得比兔子都快。

日,斜阳岛海边。

“安北”、“广金”、“海虎”三艘舰艇的炮口都对准斜阳岛方向。

张文韬带着白手套的手一挥,王敬贤就叫李基文去传令。

王敬贤:李水师,你去传令,开炮!

李基文:各舰艇听令!张团座有令,对准斜阳岛开炮!

日。舰炮轰过之后,张文韬亲自命令队伍。

张文韬:弟兄们,咱们今天的戏就到此为止,收工!明天还有好戏,咱们接着演。你们看我怎么收拾这帮贼匪,撤!

夜,江洪港附近。斜阳岛农军派出的小艇先后在隐秘的地方登陆。他们把小艇栓到隐秘的地方,然后又弄了一些柴草把小艇隐蔽好。

李永春(小声地):大家各自分头行动,去找自己熟悉的亲戚朋友借船,一定要秘密行动,千万不能有半点疏漏,否则,不但我们自己的命保不住,更重要的是无法去救斜阳岛的农军和乡亲们。不管找没找到船,我们今天夜里一定要在这里碰个头。大家听明白了吗?

李永才等(小声地):听明白了!

李永春:(小声地):好,现在大家分头行动,一个个分散走。记住了:半夜到这里会合。

李永才等(小声地):记住了!

人一个个分散,李永春最后才走。

日,涠洲岛。张文韬临时办公室。

张文韬:王营长,你去组织一个一百号人左右的敢死队,凡参加敢死队的,每人先发十块大洋;每人发一块钢片盾牌;每人还发一道从三婆庙求过来的灵符,各自放在贴身的口袋里,保命。

王敬贤:是!属下这就去办!

日,涠洲岛港口附近。

没多久一百多号人的敢死队就凑齐了。由王敬贤亲自喊口令。

王敬贤:立——正!稍息!向右看——齐!向前——看!稍息!

下面由张团座亲自训话!

张文韬:弟兄们,你们辛苦了!我代表陈师座向诸位问候。今天我给大家发三件宝物:第一件宝物就是凡参加敢死队的,无论官兵,每人发十块大洋;这第二件宝物呢,就是每人发一块钢质盾牌;第三件宝物就是,每人发一道三婆庙求来的开过光的保命灵符!有了这三件宝贝,你们一个个就可以刀枪不入,势如猛虎!除此之外,你们谁打死一个共匪,就可以官升两级!我张文韬从不食言,说话算话,不信,你们就走着瞧。来人!把宝物都抬上来,给弟兄们分发!

几个士兵七手八脚地把“宝物”抬上来,挨个分发。

王敬贤:弟兄们,各自检查好自己的装备,有弹药不齐的马上补齐,很快就要出发了!今天不开舰艇,舰艇目标太大,一律改乘木船,等你们打完仗,我就会派舰艇来接应你们。今天有李水师作为你们敢死队的头,你们一切行动都要服从他指挥,有违反军纪者,斩!

李基文:立正!向右转,登船,出发!

日,涠洲岛港口,十几条木船起锚,出发。

日,斜阳岛附近海域。十几条全副武装的船正在靠近斜阳岛。

日,风云突变,海上有旋风,风力还不小。

这帮敢死队的船被吹得在海里打转转。有几条船被风掀翻在海里,顷刻间乱成一团糟。有一部分敢死队员,还没来得及敢死就被海水吞噬了。活着的有的上了岸也不敢再往前挪动一步,只等着舰艇来救他们。李基文自己也喝了不少海水。

日,涠洲岛至斜阳岛海面上。

字幕打出: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,国民党驻北海部队军人敢死队再次组织人马乘坐大船开赴斜阳岛。航行中西风突起,船在海中行驶了好几个钟头还在海里打转转……

李基文以为是艄公搞的鬼。

李基文:艄公,给老子过来。我问你,船为什么老在这里打转转?是不是你故意在这里搞鬼?

艄公:不关我事啊,长官!是风向不对呀!风向不对神仙都冇办法啊!

李基文:好,不关你事,既然不关你事那你就走吧!

艄公:谢谢老总,谢谢老总!

艄公刚一转身,李基文拔出枪。

李基文:既然不关你事,我留你有何用?

李基文一枪就把艄公给毙了。

日,斜阳岛附近海上。没有艄公的船在海里转了一阵之后,突然风向转了,一下子将船推到了东埠港口,船卡进了暗石礁里才自动停了下了。这回船进不能进,出不能出。这下可把船上的人急死了,海浪摧得这些敢死队员人心惶惶,一个个惊慌失措,有的在说牢骚怪话,有的在哭爹喊娘。李基文看这样下去不行,就狂叫起来下死命令。

李基文:统统跟我下船,冒险也要给我冲上岛去!谁敢违抗,格杀勿论!

这回敢死队的没一个敢做声了,一个个乖乖地从船上跳到水里,然后猫着身子,胆战心惊地往岛上推进。

日,斜阳岛,李基文带着敢死队的在搜索前进。

李基文(小声地):真他妈活见鬼,怎么就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呢?我看这未必不是贼匪农军的空城计,你们一定要仔细搜索,千万不要掉到贼匪的陷阱里去了。

正说着,李基文突然发现远处一间被炸掉一半的旧房子有烟冒出。

李基文:弟兄们,不怕死的跟我上!

日,半间屋内,邱世党和梁老伯正在屋内煮食物。

李基文率敢死队的迅速包围了这半边屋,然后一个个逼近。当他们发现屋内除了两个老头之外并无他人,胆子就大了。

李基文:老东西,胆子还不小哇!

梁老伯:这是我自己的家,我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用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。

李基文揭开锅盖一看,锅里煮了半锅红薯。

李基文:看来你家里能吃饭的人还不少啊!

梁老伯:我们这孤岛上的人不像你们有好吃的,能有点红薯吃就了不得了。

李基文:我看你们是在给农军做吃的吧?

梁老伯:嘿嘿!这里的农军都走了几天了,难道你们还不知道?

李基文: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除非他们长了翅膀就差不多!他们连船都没有,怎么可能那么快就逃走,你这老东西,一定是在骗我!你他妈敢骗我,老子一枪崩了你!

李基文一把抠住梁老伯的衣领,用枪顶在他的脑门上。

梁老伯:你就是一枪崩了我就能把农军找出来,那你就崩吧!

李基文:别以为老子不敢!

李基文松手时将梁老伯一推,差点把他推倒在地。

李基文回首又一把抠住邱世党的衣领,拿枪逼着他。

李基文:快说,农军都到哪里去了?

邱世党:农军不是被你们打的死的死跑的跑了吗?剩下那些没死的都乘船走了。

李基文:我不信!

邱世党:不信你就到后面山里去看哪,死的全在那里了。

李基文:那活的呢,活的到哪里去了,怎么去的?

邱世党:那活的全都搭船走了。

李基文:什么船?

邱世党:一条大帆船,是从南沙黄岩岛那边打渔回来路过这里的大木船,我只听说船老大是他们哪个的亲戚,把他们全都接走了。

李基文:编,接着编,看不出你们两个老家伙还会讲故事,可惜这故事讲给三岁小孩子听还差不多,你们以为我会信吗?鬼才会信!

邱世党:不信你就自己去找吧。

李基文:好,我再问你们,船开到哪里去了?

邱世党:这我就不知道了,这天苍苍海茫茫的,我怎么知道船开到哪里去了?

李基文:好,不知道,我会让你们全都知道的。来人!把他们两个老东西带走,继续搜,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我都要!只要能回去交差就行。

李基文带敢死队继续搜寻,又在其他房子里找到几个人,这些人也和梁老伯、邱世党一样:一问三不知。


分享:

评论